孤儿药研发的他山之石:美国孤儿药政策和市场格局简析

2017年07月27日 来源:中国医药报 作者:麦丽谊 安金蒙 陈昕

孤儿药是用于诊断、治疗和预防罕见病的药品。目前,国际上已确认的罕见病有6000~7000种,约占人类疾病的10%,影响着全球约6%~8%的人口。虽然每种罕见病涉及的患病人群较少,但整个罕见病患者的群体十分庞大,而目前全球上市的孤儿药只有不足600种。

近年来,随着各国对罕见病治疗重要性的认识以及鼓励孤儿药研发政策的陆续出台,孤儿药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竞争少、上市快、投资回报率高、政策优惠。2016年,全球孤儿药的销售额为1140亿美元,比2015年增加12.2%。未来5年,全球孤儿药的销售总额将达到2090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1%(2017~2022年),是处方药市场增长率的2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目前在孤儿药开发领域,美国仍占据主要地位,许多好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研究、借鉴。在美国,获得孤儿药地位,意味着可以享受各种激励措施,如临床试验费用的税收抵免,处方药用户费用减免,以及在药物获得批准后享有7年市场独占权等,这些利好政策激励了孤儿药的开发。自美国《孤儿药法案》实施以来,FDA已批准上市孤儿药625项,近4200项获得孤儿药资格,仅2017年上半年(截至6月底),FDA就批准孤儿药27个(按药物名称),授予孤儿药资格235项。近日,FDA又放出大招,公布一项“孤儿药现代化计划”:在未来90天内,FDA将完成对目前积压的所有孤儿药地位申请的审查(申请超过120天)。接下来,FDA计划制订一项策略,以确保所有新的孤儿药地位申请都能够在90天内得到回应。

目前,由于新药研发难度加大,药物专利到期以及仿制药众多等因素的影响,制药公司的利润在逐步下降。同时,监管部门对药物申请的要求越来越严,新药研发成本上升,罕见病药物成为大型制药公司新的选择。

然而,由于孤儿药市场需求往往很小,企业通常利用专利保护的方式获得高药价,实现高利润,但这反过来增加了进入医保目录的难度。事实上,医保支付对新获批药物的成本越来越敏感。在价格敏感环境下,如何开发具有商业价值和可及性更强的孤儿药?以下几个关键点或许对制药企业有所帮助。

医保支付方早期参与

美国医保支付方和制药企业对孤儿药的分类认知有一定差异。在孤儿药研发早期,制药企业保持与医保支付方的联系,主动披露药物相关数据、临床试验设计和可接受的定价,有利于研发人员了解医保支付方对该孤儿药的了解以及对试验设计和价值框架的意见,从而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临床试验设计,以满足试验的关键需求。例如考虑患者亚群中样本量、效应量或临床参数的不同导致典型的临床试验终点差异。

此外,医保支付方对预期收益的怀疑,可以帮助研发人员采用更令人信服的价值框架,以确保处方中药物的保险覆盖和分层合理,最终能最大限度地增加制药企业的收入并使患者受益,从而降低因双方理解差异导致孤儿药进入医保目录的难度。

及时和监管部门沟通

FDA注重与业界的沟通,尤其是新药申请中的临床试验方案及实施过程的问题探讨,这样的沟通机制对于孤儿药的开发尤为重要。由于罕见病患者人数较少,因此罕见病临床试验的患者招募样本量小,临床试验的设计也面临统计学意义低等诸多限制。而且,由于缺乏对罕见病病理生理学等的了解,疾病的鉴定可能更为复杂。因此,研发者应及早与监管部门沟通,针对存在的问题进行理性探讨,这有助于研发者准确理解监管部门的要求,共同建立双方可接受的临床试验设计,以帮助药品顺利获批。此外,由于欧盟和美国药品审批过程的差异,若该药品需要同步获得欧盟审批,则该药品早期研发也需要欧洲健康卫生技术评估机构(HTA)的参与。

慎重选择临床试验终点

对于孤儿药等创新疗法的开发,如果缺乏已获批治疗方案作为对照,那么制药企业就无法向监管机构提供惯常的比较性研究试验数据;同时,在没有已获批制剂比较的情况下,患者将接受可用药物的“去标签”治疗,有时会导致“标准治疗”产生较大的变异性,从而影响研发人员对试验结果准确性的判断。因此,应该仔细选择临床试验终点,同时临床受试者的选择也至关重要。

及早与患者及权益组织沟通

患者及权益组织可以影响医生的处方决定,可以进一步强调罕见病对于家庭或照料者的成本负担,有利于制药企业和医保支付方之间的市场准入谈判。此外,患者权益组织可以通过促进临床试验的受试者招募、访问患者登记册和对临床试验方案实时反馈来促进药物的研发。在新药获批之后,患者权益组织可以通过拨款资助和其他药品使用项目干预已获批制剂的可及性。因此,制药企业的研发和销售人员需及早和患者权益组织沟通,并从其参与项目的过程中受益。

采用药物经济学方法进行定价

尽管不同的美国医保支付方在药品价值评估方面有所差异,然而他们均开始采用药物经济学分析方法来对新药物疗法进行定价。当某种药品的治疗领域无已获批药物进行比较分析,或新型疗法相对于已有标准有了重大改进时,药物经济学分析将起到关键作用。

临床和经济评估研究所(ICER)曾强调,罕见病或儿科用药在临床试验中招募的受试者群体过小,数据有限,因此销售人员应考虑进行补充研究,为医保支付方提供可用于药物经济学研究的指标,如使用患者报告的结局测量作为临床试验次要终点,可帮助评估生物质量改善情况。此外,对于儿科罕见疾病而言,对监护人或照料人员的影响评估,也可以帮助医保支付方对该治疗方案的总经济价值进行评估。

自美国颁布《孤儿药法案》,孤儿药开发出现井喷。同时,法律的保障也加速了中小型生物技术企业在孤儿药研发领域的创新和投入。在政府引导和科技发展的双重背景下,美国生物制品中孤儿药的研发占有绝对比例。

编后

我国有超过千万名罕见病患者。目前全球上市的孤儿药有不到600种,而我国孤儿药市场仅有140种,且大多依靠进口。相比发达国家,我国受政策缺失、研发技术欠缺、社会关注度较低等因素影响,孤儿药研发仍为空白,临床用药严重依赖进口,且可及性低、价格高。随着国家开始关注并支持罕见病治疗,孤儿药的研发将成为我国生物医药产业未来发展的一大亮点。“制剂国际化”已经成为我国医药产业发展的重要部署和战略目标,促进国内孤儿药的研发,或将成为我国创新药走向世界的捷径之一。因此,鼓励企业进行孤儿药研发,在我国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和经济价值。  

关注CPI微信
每天下午,您会看到我们精挑细选的行业资讯。随时随地,获取更多全面相关信息。
专业数据库
技术学术交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