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期数据喜乐参半 AM-Pharma脓毒症药物仍决定继续研发

2018年03月12日 来源:新浪医药

  近年来医疗技术的飞速发展很容易给人一个错觉,那就是人类已经几乎对所有疾病有了良好的应对措施。然而,这一认识可以说是大错特错。以脓毒症为例,近年来医药领域对于败血症新药的研发仍然处于一个停滞不前的状态。不过如今这一窘境有望被来自荷兰的生物医药公司AM-Pharma打破。公司开发的用于治疗由败血症引发的急性肾损伤(AKI)的药物——重组碱性磷酸酶(recAP)疗法让研究人员看到了新的希望。AKI是脓毒症患者机体对感染产生过度免疫反应而造成的常见早期后果。目前对于脓毒症患者,抗生素治疗仍然是临床上的第一选择。

  二期临床研究显示,recAP治疗组相对于安慰剂组,死亡率降低了超过40%。这一结果让AM-Pharma公司在研究人员、监管者以及其最重要合作伙伴辉瑞的支持下决定进行临床III期研究。此前recAP已经获得了FDA的快速审批资格。

  事实上此次的临床II期研究结果可以用戏剧性来形容。在这次有301名患者参与的名为STOP-AKI的临床研究中,recAP未能达到其首要临床终点,暨在治疗第一周改善患者的肾脏功能。然而,在随后的观察中研究人员发现经过治疗28天后,脓毒症患者的死亡率出现了显著降低,且患者并未表现出显著的毒副作用。因此,研究人员认为这一产品仍然有在临床上继续前行的价值。

  公司CEO Van den Berg表示,此次尽管recAP错失了其首要研究终点,但是该药物的确达到了其最主要的研究目的——改善患者的肾脏损伤。

  AM-Pharma公司表示,接下来公司将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制定详细的临床III期研究计划,同时将开始考虑recAP治疗由其他因素造成的AKI以及炎症性肠炎等疾病的研究计划。

  而此次的临床II期研究数据也让公司开发的recAP跻身该领域最优疗法候选者之列。据统计,每年在欧洲、美国和日本共有近300万名患者患有因脓毒症而造成的肾损伤,其中有70万患者死于该疾病。

  令人惋惜的是,关于脓毒症药物疗法在过去几乎都以失败而告终。该药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Centocor公司开发的Centoxin以及Xoma开发的E5都曾被业界报以巨大希望,但最终折戟。而最近来自Eisai的eritoran、Agennix的talactoferrin以及阿斯利康和BTG联合研发的CytoFab都在临床后期研究中失败。而目前仅有的一种获批用于治疗脓毒症的药物,是2001年获批的礼来Xigris。但在该药物上市后的随访研究中发现,Xigris的患者受益很小,这也导致该药物的销售情况不尽如人意。

  脓毒症(sepsis)是指由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system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syndrome, SIRS),临床上证实有细菌存在或有高度可疑感染灶。虽然脓毒症是由感染引起,但是一旦发生后,其发生发展遵循其自身的病理过程和规律,故从本质上讲脓毒症是机体对感染性因素的反应。脓毒症发生率高,全球每年有超过1800万严重脓毒症病例,美国每年有75万例脓毒症患者,并且这一数字还以每年1.5%~8.0%的速度上升。脓毒症的病情凶险,病死率高,全球每天约14,000人死于其并发症,美国每年约21.5万人死亡。据国外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脓毒症的病死率已经超过心肌梗死,成为重症监护病房内非心脏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尽管抗感染治疗和器官功能支持技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脓毒症的病死率仍高达30%~70%。脓毒症治疗花费高,医疗资源消耗大,严重影响人类的生活质量,已经对人类健康造成巨大威胁。因此,2001年欧洲重症学会、美国重症学会和国际脓毒症论坛发起“拯救脓毒症战役”(surviving sepsis campain,SSC),2002年欧美国家多个组织共同发起并签署“巴塞罗那宣言”,并且进一步制定基于对脓毒症研究的循证医学证据并不断更新脓毒症治疗指南即SSC指南,以改进脓毒症的治疗措施,降低脓毒症的死亡率。SSC指南于2003年第一次制定,后于2008年再次修订。(新浪医药编译/羊药师)

 

  文章参考来源:AM-Pharma still on track with sepsis drug despite mixed phase 2 readout

关注CPI微信
每天下午,您会看到我们精挑细选的行业资讯。随时随地,获取更多全面相关信息。
专业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