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药企布局抗HIV药物正当时

2020年07月27日 来源:中国医药报

      抗艾滋病病毒(HIV)药物一直都是药企布局的“冷门”,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抗HIV药物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抗HI V药物陆续进入我国药企决策者的视野。

全球抗HIV药物市场概览

       葛兰素史克(GSK)是首个推出抗HIV药物(齐多夫定)的公司,也是首个推出抗HIV组合疗法(拉米夫定+齐多夫定)的公司,是早期艾滋病治疗市场的“奠基者”和“统治者”。百时美施贵宝(BMS)和默沙东也是美国最早开发艾滋病治疗药物的制药公司,2015年,BMS将抗HIV产品管线以1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SK。之后,默沙东、罗氏、勃林格殷格翰和艾伯维等企业也有产品相继获批。

      作为后起之秀,吉利德进入艾滋病治疗市场始于2001年(替诺福韦获批),然后它收购Triangle制药获得恩曲他滨(2003年获批),2004年以替诺福韦和恩曲他滨为基础,推出首个半方案鸡尾酒疗法(固定剂量组合)药物Truvada,开始有能力与GSK竞争。由于Truvada需要与依非韦伦联合用药,该公司于是通过授权,获得了依非韦伦的部分商业化权利,2006推出首个每日1片的全方案鸡尾酒疗法药物Atripla。因为“Truvada+依非韦伦”的临床数据已经非常充分,所以Atripla利用前者的临床数据就直接获批上市了。

       Atripla虽是低成本上市,却带来了市场的轰动,短短3年时间就把GSK打得节节败退,从此,吉利德渐渐成为美国艾滋病治疗市场的引领者。2006年之后,整合酶抑制剂开始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吉利德从日本烟草(Japan Tobacco)得到了艾维雷韦的开发权,而GSK则从盐野义获得了多替拉韦的开发权。除此之外,吉利德还通过利匹韦林的商业授权,开发了Complera和Odefsey两大鸡尾酒疗法药物,逐渐称霸艾滋病治疗市场。

       虽然从2004年~2013年的10年间,GSK表面上保持沉默,但基于从盐野义获得的多替拉韦的开发权,推出了Triumeq,该产品上市后迅速发展成为重磅炸弹药物。作为回应,吉利德将替诺福韦酯改良为丙酚替诺福韦(疗效提高的同时用药剂量降低,不良反应大幅下降),推出了第二代整合酶抑制剂Bictegravir,相比吉利德前几代鸡尾酒制剂,该药每片体积大幅缩小。

       除了吉利德和GSK,参与艾滋病治疗市场争夺的主要还有默沙东、强生、艾伯维和BMS。2015年,GSK宣布收购BMS的艾滋病治疗管线,剩下的公司中只有默沙东和强生在过去的5年间推出过鸡尾酒疗法产品。

       在过去的30年里,艾滋病治疗市场从1990年的3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328亿美元(IQVIA数据),其中品牌药市场从1990年的3亿美元增长到275亿美元。但是,近年来全球艾滋病治疗市场增速已经出现了明显下滑,IQVIA数据显示,2019年仅同比增长3.80%。相比IQVIA数据,各大制药公司报告的年报数据更是不尽如人意。市场增长减速的原因主要是替诺福韦、阿巴卡韦等多个重量级抗HIV药物专利到期,陆续有仿制药上市。

       在2010年之后,上世纪90年代上市的新分子实体专利陆续到期,于是仿制药开始崭露头角。除了传统的仿制,仿制药巨头们还利用专利到期的分子实体根据治疗方案自主开发固定剂量组合药物。截至2019年底,FDA批准的这种固定剂量组合药物已经超过10种。IQVIA数据显示,仿制药企业的市场份额也达到了5.5%,总销售额达18亿美元,其中Mylan达到了3.1亿美元,而Teva达到了1.3亿美元,Mylan的市场份额甚至超过了BMS和艾伯维。

我国抗HIV药物市场的机遇

       根据我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向农村艾滋病病人和城镇经济困难的艾滋病病人免费提供抗HIV药品。根据《国家免费艾滋病抗病毒药物治疗手册》第四版,国家免费提供的药物包括齐多夫定、拉米夫定、替诺福韦、阿巴卡韦、依非韦伦、奈韦拉平、洛匹那韦/利托那韦、齐多夫定/拉米夫定。通过这些药物,医生可以调配出多种鸡尾酒治疗方案,保障了大部分感染者的用药问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政府采购的艾滋病治疗药物总价值达14.93亿元。

       我国目前的抗HIV药物市场规模较小,约20亿元,即便加上各地挂网采购,总市场规模也很难超过25亿元。尽管如此,我国的抗HIV药物市场仍值得关注。第一,我国医疗消费正在升级,随着经济水平不断提高,国家在艾滋病防治方面的投入日趋增加,用药保障水平也日趋完善;第二,体内病毒被成功压制的患者,有望恢复一定的劳动力,这使得他们拥有一定的使用非保障性药物的消费能力;第三,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以来,新的艾滋病鸡尾酒疗法药物快速进入我国,为那些有更高治疗需求的患者提供了新选择;第四,医保制度逐渐完善,恩夫韦肽、恩曲他滨、恩曲他滨/替诺福韦、沙奎那韦、利匹韦林、丙酚替诺福韦、艾考恩丙替(Genvoya)等抗HIV药物被纳入了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患者治疗负担大幅降低;第五,患者在使用了疗效好、不良反应低的新型鸡尾酒疗法之后,生存质量将有望大幅改善,劳动力进一步释放,进而进入良性循环;第六,2018年发布的新版艾滋病诊疗指南,提出了艾滋病的全程管理理念,把艾滋病视为一种慢性病对待。

布局抗HIV药物市场面临的挑战

       虽然我国抗HIV药物市场存在巨大的发展机遇,但对于仿制药企业而言,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第一,鸡尾酒疗法是艾滋病治疗的主要趋势,单纯地仿制一种分子实体难以成为治疗市场的主流,而鸡尾酒疗法药物有联合用药专利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周期远远大于其他药物;第二,艾滋病治疗药物市场竞争十分激烈,产品日新月异,专利到期的药物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和治疗趋势变化;第三,品牌药通过医保谈判大幅降价,仿制药治疗成本优势有限;第四,艾滋病用药需求有限,集采降价之后可能无利可图;第五,保障性艾滋病治疗药物是政府采购项目,利润有限。

       面对这种形势,最有效的措施就是仿创结合,基于常用的临床方案,自主开发鸡尾酒疗法药物。实际上,因受专利和市场竞争行为的限制,制药巨头的鸡尾酒疗法药物并不一定是最佳的搭配。自行开发鸡尾酒疗法药物,也成为美国仿制药企业布局艾滋病治疗市场的主要方式。

       对于我国企业而言,最大的优势在于拥有原料药,我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料药出口国,而艾滋病治疗药物合成难度较大、需求小、价格高,可以通过原料药优势来抵御其他仿制药的竞争。因此,对于我国仿制药企业而言,实现艾滋病治疗药物出海可能性比较大。

       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有大量的艾滋病治疗药物专利到期,在未来的几年里,部分鸡尾酒疗法产品专利也将到期,这为仿制药创造了巨大的机遇。我国企业布局艾滋病治疗药物市场应抓住原料药优势,中美同时布局,仿创结合,积极主动地开发新型固定剂量组合物。

关注CPI微信
每天下午,您会看到我们精挑细选的行业资讯。随时随地,获取更多全面相关信息。
专业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