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布新版高血压指南

2017年11月14日 来源:中国循环杂志

  在AHA2017学术年会上,AHA公布了新版美国高血压指南,这是14年后进行的更新。与上一版指南比较,此次更新的变动较大。

  指南写作委员会主席Paul K. Whelton教授认为此次指南更新有几个“新”,分别是:新定义、新降压门槛、降压新目标值和测量“新方法”。

  一、新定义

  高血压被定义为≥130/80 mmHg。

  血压120-129/<80 mmHg为血压升高(Elevated blood pressure)。

  130-139/80-89 mmHg为1级高血压。≥140/90 mmHg为2级高血压。

  之前的高血压前期(120-139/80-89 mmHg)这一定义被删除了。

美2017年高血压指南的新定义

  Whelton认为,这一定义体现了早期干预的重要性,在130/80 mmHg就开始干预可以预防更多的高血压并发症。

  他说,与正常血压的人相比,血压超过130/80 mmHg,其心血管风险就已经加倍了。诊断为高血压是“黄牌警告”,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吃药,而是可以通过生活方式干预降低危险。

  他还以中国高血压控制率低举例。认为降低诊断高血压的门槛,可以让更多的人血压得以降低。

  指南的这一变化主要影响的是年轻人,估计小于45岁的男士诊断为高血压者将增加2倍,小于45岁的女士被诊断为高血压者将增加1倍。

  Whelton说,根据JNC7诊断标准,有31.9%的美国人是高血压,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是34.3%,而根据2017指南,有高血压的人将增加至45.6%,虽然多诊断了13.7%的高血压,但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仅增加至36.2%。

  根据2017新指南,有9.4%的患者将被建议接受高血压的非药物干预。

  但是,新指南公布后,未达标的患者大幅增加。根据JNC7,有39%的患者未达标;而根据2017新指南,将会有53.4%的人未达标。

图 JNC7和2017新指南的比较

  2、药物治疗新“门槛”

  指南建议,如果一个人有冠心病和脑卒中,或10年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风险≥10%,血压≥130/80 mmHg时就应考虑应用降压药物。

  如果没有冠心病和脑卒中,而且10年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风险<10%,起始用药的门槛是≥140/90 mmHg。

降压方式选择流程

  3、降压治疗新目标

  对于已确诊高血压的人,如果有心血管病或10年心血管病危险≥10%,降压目标是130/80 mmHg;如果10年心血管病危险<10%,把血压降至130/80 mmHg以下也是合理的。

  稳定性冠心病、糖尿病、心力衰竭、慢性肾病和脑卒中(非急性期)患者的降压靶目标值全部为130/80 mmHg。

  推荐的初始药物治疗包括噻嗪类利尿剂、钙拮抗剂、ACEI/ARB,没有β受体阻滞剂。

  2级高血压,如果血压高于目标值20/10 mm Hg(即≥150/90 mmHg),初始就应使用2种一线降压药物或固定剂量复方制剂。1级高血压起始也可使用单一降压药物。

  4、>65岁老年人降压目标大翻转

  对于>65岁老年人,新版指南是上一版指南的大翻转。

  2017版指南称,对于能自己活动的>65岁老年人降压目标是130 mmHg,但如果是有多种疾病并存和预期寿命有限的>65岁老年人,可根据临床情况决定降压治疗和目标值。

  Whelton说,目前有大量的研究纳入了老年人,这些研究发现,强化降压治疗明显降低了心血管病风险,但没有增加跌倒和体位性低血压风险。

图 在SPRINT研究中的三种类型患者,强化降压均较常规降压患者获益更大

  5、 测量“新方法”

  早上服药前和晚餐前应至少测量2次血压,间隔1分钟,然后取平均数。

  如果更换降压药物,应在药物变动2周后获取1周的血压值,并交给医生评判。

 

参考文献:Whelton PK, et al.

2017 ACC/AHA/AAPA/ABC/ACPM/AGS/APhA/ASH/ASPC/NMA/PCNA Guideline for the Prevention, Detection,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High Blood Pressure in Adults. Hypertension. 2017.

(原标题:美国高血压指南五"大变动":≥130/80诊断高血压,降压目标130/80,65岁以上也要<130/80)

关注CPI微信
每天下午,您会看到我们精挑细选的行业资讯。随时随地,获取更多全面相关信息。
专业数据库